广告位-100%*70 唯一官网:www.crjwz.com

□光明日报记者王胜昔通讯员郝永飞

10月23日,河南省新乡市97岁的老党员申六兴一大早吃过饭,佩戴好党徽,催促儿子申建军用轮椅推着他,来到新乡市委组织部。他要亲手缴纳一份15.2万元的特殊党费,其中15万元是省吃俭用多年的积蓄,2000元是今年国庆节前新乡市委书记张国伟看望他时送来的慰问金。

新乡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张涛接待了他。谈及缴纳这笔特殊党费的初衷,申六兴动情地说:“我1922年出生,1938年参加革命入党,党龄81年了,我的一切都是党给的,包括这些钱。缴纳党费支援脱贫攻坚,让群众摆脱贫困,都过上富裕的生活,这是我的梦想。对党忠诚,积极工作,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,也是我当初入党时的铮铮誓言。”

在岗时处处对标焦裕禄

申六兴是和焦裕禄同时期的县区主要领导干部。1963年,他被党组织派到河南孟县(今孟州市)担任县委副书记、县长时,焦裕禄正在兰考县带领群众治理盐碱和沙丘。

1964年5月14日,焦裕禄因病去世。1966年2月,新华社播发长篇通讯《县委书记的榜样——焦裕禄》,申六兴看了好多遍,被深深地打动了:“我和焦裕禄同龄,按月份我还大一个月。我下定决心,要用毕生精力向焦裕禄学习,践行一个共产党员的誓言。”

知行合一,言出必诺。孟县自古缺水,当时农业是“靠天收”。干旱缺水是摆在申六兴和县领导面前的一道绕不过去的难题。

沁河发源于山西,是黄河一大支流,在晋豫交界的太行峡谷紫柏滩进入济源。但是,由于重重大山的阻隔,眼看着沁河水流走,济源、孟县人民只能望水兴叹。

群众所盼,政之所向。经过地质勘探和集体科学决策,“引沁济蟒”成为一号工程。为了彻底改变农业生产落后状况,申六兴和济源、孟县干部群众一道投入“引沁济蟒”工程设计建设之中。

北水南调,北开太行,南开王屋,30多万孟县人民全民参与、全民支援,申六兴团结县委、县政府一班人,带领党员干部和群众不畏严寒酷暑,涉险滩、破难题,最终穿山越岭,修通了沁河这条福泽人民的生命之渠。孟县岭区农业有史以来第一次摆脱了缺水的桎梏,10多万亩农田尽享渠水惠泽,通过直接灌溉和水库调蓄,实现大幅增产,原来吃救济粮的岭区人民,每年上缴国家公粮上亿斤。这条清渠流淌至今,过去的不毛之地,如今成了旱涝保收的高产田。

1972年,申六兴担任黄河大桥接线公路指挥部指挥长,负责修通黄河大桥的50公里接线公路。接线公路工程1976年完成。4年时间里,他几乎每天都吃住在工地上,和大家同吃同住同劳动。

“我父亲的手指头只有3根是完好的。”申六兴的小女儿申建平告诉记者。

“当时为了加固黄河大坝,我带着县委、县政府两班人领头干。在抬石头的时候,我的手指磨破流血化脓,轻伤不下火线,反复受伤后有7个指头发生了变形。”申六兴解释说。

“焦裕禄是我一生的榜样。”他常对妻子王翼荣说,尽管自己也为党做了一些工作,但是与焦书记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的精神比起来,还差十万八千里呢!

离休后继续学习焦裕禄

离家五十载。1990年,离休7年之后,申六兴回到家乡林州市姚村镇邢家墁村,看到乡亲们生活还是那么贫困,心里不是滋味。他暗暗立下志向,继续学习焦裕禄,要在村里扶贫,帮助乡亲们过上富裕的好日子。

申六兴首先找到村“两委”班子领导,和大家一起分析家乡地域特点,提出找准症结、因地制宜的工作思路。他认为,家乡地处山区,办企业面临诸多限制,应考虑靠山吃山、吃山养山,靠发展种植和养殖来改变穷困面貌。

邢家墁村与太行山之间多年闲置着一块栗园,因长期疏于管理,园内杂草丛生,沙子遍地,而且村里每年还要拿出一部分钱雇人看管。1997年,村里又开价2000元找人承包,然而一堆乱石荒坡令人望而却步,连问都没人问。1998年,申六兴找到村支书邢土金,郑重地交了2500元钱,说:“见困难就上,这是共产党员的本色。就是拼上我这把老骨头也要把这块栗园救活,为乡亲们蹚出一条致富路。”

“当时我76岁,正能干呢。”老人豪迈地说,“开始是住在村里,每天去山中劳动,后来干脆就住在山里的两间旧茅草房子里。就这样挺过来了。”

一天一天,一年一年,在栗园和村子之间崎岖的山路上,申六兴早出晚归、披星戴月、风雨无阻。喝口凉水、啃口干粮,就是一顿饭;几块石头并在一起,算是有了张床。

广告位-100%*70 唯一官网:www.crjwz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