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位-100%*70 唯一官网:www.crjwz.com

 

赖宣治:找到了“跳”进世界的办法。视频剪辑:谢利媛 孙伟淦(实习)

七星小学体育老师赖宣治“不会跳绳”。当地教育局组织的体育教师跳绳基本功测试,他考了三次才勉强及格。

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世界跳绳冠军的教练。手拿着几条刹车线,经历过团队的几次拆散又聚合,他最终找到了“跳”进世界的办法。

赖宣治。本人供图

今年7月,赖宣治带领七星小学的孩子们征战2019年挪威跳绳世界杯。其中,那个被广大网友称赞为“光速少年”的参赛选手岑小林又一次震惊世界:

只见这个穿蓝色队服少年半蹲着身子,微屈的双脚似乎被按下了“快进键”,脚尖如弹簧一抬一踩交替落下,频率快如电动马达,跳绳在他的脚下已看不到影子,只能听见绳子划过空气和抽打地板的“嗖嗖”声。最终,岑小林在3分钟单摇跳绳项目中跳出了1141下的好成绩,刷新世界纪录。

这已经不是七星小学的孩子们第一次“横扫”世界赛场了。

自2013年起,赖宣治先后培养出20多名世界跳绳冠军,打破10多项跳绳世界纪录。尤其是在近期,“光速少年”岑小林的参赛视频火爆网络后,许多人不禁发出感叹式的疑问:这些来自乡村的中国少年为何“跳”的如此快?

采访中,赖宣治和我们讲述了有关跳绳冠军队的故事,我们从中可以找到答案。

跳给别人看 

赖宣治是个“不会跳绳”的体育老师。他体型偏高偏壮,不适合跳绳,也从没想过在众多的体育项目中能选择成为跳绳教练。直到到七星小学任教,想法改变了。

2010年,大学毕业后,赖宣治应聘到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七星小学工作,是学校建校55年来的首位专业老师和大学生。报到那天,他乘坐的班车从广州市区开出,向着郊区驶去,途经成片的农田和村落,最后停在了一片荒地中。司机告诉他,那些在低矮红砖房旁边、没刷漆的一栋楼就是七星小学的教学楼。

赖宣治慌了,“这跟我想象中的一线城市学校不一样啊,差太远了!”他顺着长满杂草的小路向学校走去,脑海里不时冒出掉头就跑的冲动,他安慰自己,“在这待个两三年就换学校。”

初来乍到,开学第一课竟比他预想的还不顺利。七星小学是乡镇学校,由于体育课程设置不完善,长期缺乏专业的体育训练,面对赖宣治在课堂上讲的一些知识,孩子们显得手足无措。课堂互动也不好,多数同学害羞、胆怯,不说话也不呼应,甚至总是躲避。

眼前的这般景象,让赖宣治一点也没了办法,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,“我是贫困山区走出来的孩子,小时候几乎没上过体育课,对体育项目这些东西很陌生。”孩子们拘谨的样子、空洞的神情,赖宣治仿佛又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,心里一阵酸楚。

他下定决心:一定要把学校的体育搞起来。

他打算从最基础的篮球、足球、田径,还有象棋等项目开始教起。可是这些运动项目都需要购买器材,而器材费对学校来说又是一笔开销,加之学校场地狭小施展不开,赖宣治左右为难。而这时,当地教育局正在大力推广跳绳项目,他觉得这是个好法子,“跳绳这个运动简单又不占地方,对七星小学的孩子们来说,再适合不过。”

队员跳绳中。本人供图

可事实是他不会跳绳。

当地的体育老师听说他要带学生练习跳绳、组建跳绳队的时候,都调侃他,“你要是能教会跳绳,连母猪都会上树了!”虽是玩笑话,但赖宣治听后,心里憋了一股劲,“我偏要跳给你们看!”

“半路出家”的赖宣治每天下班回家后沉迷于各种跳绳比赛的视频,揣摩研究学习跳绳动作。他对跳绳着了魔,“一条心都扑在这上面,晚上睡觉做梦都想着怎么去跳绳,简直像疯了一样。”赖宣治回忆。

他自己跳了一个多月,经过不断的观察与尝试,找到了诀窍:躬着腰好跳,“弓着腰缩短了绳子的距离,绳子越短,运动的轨迹就越短,肯定会转得更快,摩擦力更小。从物理学上来说的话,就能够跳得更快。”他把这个诀窍总结为:弓腰半蹲式跳法。

要领有了,赖宣治又摸索了一套传授方法。他将跳绳与其它体育运动相结合,触类旁通,“握绳和拿羽毛球拍很像,花式跳绳则和舞蹈、武术也有些类似。”他边为学生放视频,边分析讲解动作要领。

广告位-100%*70 唯一官网:www.crjwz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