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位-100%*70 唯一官网:www.crjwz.com

“你口红一般用什么牌子?”讲台上的人问。你或许很难相信,这是大学思政课上的提问。

“为什么中国老百姓宁愿代购买国外口红也不买国产的?因为大家需要的是有效供给,不再是简单的‘把嘴涂红’,而是追求‘五彩斑斓的红’。只有一个色号的口红是无效供给,满足不了多样化的需求,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。”发问者从口红色号讲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你方能确信自己没有“走错片场”。

发问者是河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副教授刘嘉尧。36岁的刘嘉尧还是“河南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”“河南省文明教师”“中国十大网红教师”,学生和网友还称他是“为思政课代言的正能量网红”。

“教育是改造一代人的事业”

读本科时,法学专业学生刘嘉尧希望未来成为通过法律匡扶正义的律政先锋。然而,随着对社会了解的深入,他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。“法律是改造个人。要想让社会变得更好,需要改造一代人,这是教育该做的事情。”刘嘉尧的理想发生了改变。

在刘嘉尧看来,教育领域中最契合自己“改造一代人”想法的无疑是思想政治教育。“猎人手里的猎枪可以对付豺狼虎豹,也能射杀无辜,猎枪本身无好坏,最重要的是持枪的人是谁。思政教育就是教人为人,树立正确的三观,用好手里的‘枪’。”刘嘉尧说。

读完硕士,刘嘉尧选择攻读思政方向的博士学位。虽然此时他已经拿到了律师执业证,并有一个从事行政工作的机会。后来,在同学聚会上,刘嘉尧的职业选择成为避不开的话题,一些同学不理解他的行为。“人要自我理解,要处理好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关系,教育是功德无量的事,这可能是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吧。”刘嘉尧回应道。

博士毕业之后,2013年,刘嘉尧入职河南大学。为了对学生负责,刘嘉尧经常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备课。为此,他经常要面临科研和讲课的取舍问题。2018年,刘嘉尧代表河南省参加了第四届全国青年教师教学技能竞赛,并获全国二等奖。这是河南省在此项赛事中取得的历史最好成绩。准备这场比赛的4个月里,刘嘉尧和他的六人团队每天只睡5个小时。但这个奖项在评职称的时候并不会加分,相比于做科研、发论文,这对于晋升似乎没什么用。

“作为一名高校教师,科研是必须要做的,因为没有这种深刻的思考和学术的探究,你的讲课是无法持续的。但是,如果讲台站不住的话,就失去了‘教师’二字的意义。”关于讲课和科研的取舍,刘嘉尧给出了他的答案。

“段子手”的自我修养

“讲思政课简单,讲好思政课很难。”刘嘉尧认为,思政课应该达到“三度”,即“高度、深度、温度”。“高度”强调的是政治站位,“深度”要求的是理论涵养,“温度”追求的是接地气。“坦白讲,很多教师高度和深度都有了,就是缺乏温度。要让学生感受到,这门课讲的就是当下、就是生活 。”他说。

刘嘉尧讲课时,总能从生活小事切入,引申出大道理。

他的学生汤阳说:“我记得讲到‘中国梦’的时候,老师给我们分享了他参观西南联大时的感受,畅谈热映电影《无问西东》,还回忆了他当年与父亲的对话,最后几近哽咽。那堂课使我深刻地体会到,没有这些先烈用生命换来的国家富强、民族振兴,今天一切所有的个人梦想都是空谈。”

刘嘉尧是东北人,性格乐观、大方。在课堂上,他总是以朋友的身份和学生相处。每次上完课,刘嘉尧都会习惯性地给学生们鞠一躬,以表达对“朋友”尊重自己课堂的感谢。他还主张通过和学生聊天来了解青年,无论课上还是课下,谈学业还是生活话题,刘嘉尧都是来者不拒,知无不言。这种自由讨论的氛围激发了同学们的参与热情,也逐渐塑造了刘嘉尧独特的课堂风格——充满了趣味性和思考。

在网上走红后,刘嘉尧的教学风格曾受到一些教师的质疑,他们认为思政课是严肃的,而刘嘉尧把课堂变得娱乐化了。面对这些声音,刘嘉尧觉得有批评很正常,“这样也能促使我不断进步”。他表示:“年轻人是鲜活的,思政课教师也应该是鲜活的。但是根不会变,立德树人的目标不会变。”

“只要有足够多的学生追捧,就可以成为‘网红’教师,刘老师是‘网红’,说明他被学生认可、被社会关注。”其同事欧健认为。

“用青年语言,讲青年故事”

刘嘉尧上课时看似漫不经心抛出的段子,其实都经历过反反复复的打磨。

广告位-100%*70 唯一官网:www.crjwz.com